聯繫我們 登入

習近平修憲不是個人行為 中國從未有民主希望

黄飞鸿 2018-04-03 檢舉

習近平修憲不是個人行為 中國從未有民主希望

習近平修改憲法,取消主席任期制限制,中共自改革開放之後的集體領導終結。對於這個改變,外界普遍將其看作是習近平的個人意願與舉動,譴責其開歷史倒車,恢復集權統治。事實真的是這樣嗎?其實習近平回歸集權不完全是個人行為,而是中共制度必然;中國從來沒有走向民主的希望。

記者:習近平成功修憲,是否意味著他對於中國領導模式的改革已經成功結束?

賀蘭若:程曉農博士在接受採訪時認為,現在說成功結束還為時過早,因為目前只是在走程式,做的基本是表面和形式上的工作。以軍隊和情報系統為例,軍改只是初步建立了指揮系統的框架;而情報系統改革也只是曾經傳出要將安全部與公安部合併,但因為習王之間的權力分配問題,不了了之。

程曉農博士認為,中共領導模式的轉換分為兩個層面,“第一個是這個公開的、檔的層面,第二個是它的實質性的層面”,目前習近平剛走到第一個層面。

記者:我們可以看到,從十八屆六中全會開始至今,習近平在逆轉中共之前的集體領導模式的道路上一路走來,請問為何會在現在發生這種逆轉呢?

賀蘭若:程曉農博士認為,中共的領導模式,其實一直在集體領導和個人領導之間擺動。縱觀中國和前蘇聯,中共政權基本上都是在剛建政的時候實行集體領導,之後很快進入個人集權,在集權者去世後再次回到集體領導。

程曉農博士分析說,在共產黨體制下的集體領導不會永遠,遲早有一天都會回到個人集權的。具體到中國,由於毛澤東的個人集權帶來文革這樣的禍事,因此老百姓都覺得文革結束之後的集體領導是進步,但其實一個人說了算與幾個人說了算並沒有本質區別,都是獨裁,無所謂進步或倒退。

記者:習近平回歸個人集權,是不是顯示出中共的集體領導已經走不下去了?

賀蘭若:程曉農博士表示,相對于個人集權,集體領導是一種高成本的領導模式。改革開放之後,隨著老百姓的生活水準提高,紅二代和特權階層的腐敗也日益深重,人民對共產黨統治的不滿與日俱增,因此中共的統治成本也越來越高。面對統治成本的不斷升高,責任分散的集體領導已經無法應對,出現危機。

另外,集體領導還導致這些領導者的親屬朋友腐敗而不會被懲處;因此走到現在,可以說中共的集體領導已經走到了頭,無法再維繫下去了。集體領導導致集體貪腐,紅二代、太子党們把中國給掏空了,如果這個時候再繼續集體領導,那麼中共只有滅亡。

為了扭轉危局,中共必須從集體領導回歸個人集權。

記者:為什麼面對危機,中國只能從集體領導回歸個人領導,而不能像前蘇聯那樣沖出一條新路呢?

賀蘭若:程曉農博士認為,中國之所以沒能成為第二個前蘇聯,關鍵是因為中國的經濟改革先於政治改革發生了。一個共產黨政權,能不能選擇民主化,取決於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是先進行政治改革,還是先進行經濟改革;如果政治改革在先,統治者們還沒有發大財,而政治改革和民主化可以使他們成為資本家,獲得物質利益;因此他們不會抗拒政治改革。

反之,像中國這樣,先發生的是經濟改革,紅二代和官二代們憑藉特權和腐敗已經擁有了大量財富,政治改革給他們帶來的只能是人民的清算,因此他們是不會願意進行政治改革的。

記者:所以說,習近平集權後絕對不會實現民主?

賀蘭若:是的。程曉農博士在接受明鏡火拍時表示,習近平是絕對不會走民主道路的,因為選擇政治民主化會導致一個問題,那就是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共高層會被清算。因此,面對目前中國的統治危機與經濟衰敗,中共唯一能做的就是由集體領導重回個人集權統治。

記者:習近平目前的舉動,導致中共領導人接班模式出現危機,會不會導致黨內精英的反彈,從而出現政治清洗?

賀蘭若:程曉農博士認為,其實習近平自上臺以後就已經開始了政治清洗,先後除掉了周永康,薄熙來和徐才厚等人。他的這種做法毫無疑問會帶來黨內一些人的反對,因此習近平徹底改革軍隊體制,確保自己的安全。現在,除了習近平,已經沒有任何人能摸到“槍桿子”了,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講,習近平目前是安全的。

記者:這麼看來,習近平逆轉領導模式,徹底扼殺了中國的民主轉型希望?

賀蘭若:程曉農博士認為,中國從來就沒有過民主轉型的希望,以前沒有,現在也沒有。

來源:www.wenxuecity.com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